【MOVE】仿古郵差包-藻綠色





<在自行車用品店看到【MOVE】仿古郵差包-藻綠色,可是沒有辦法好好挑選,於是我上單車部屋網站,這裡介紹了很多自行車用品

我在單車部屋可以慢慢挑慢慢選,挑中喜歡的【MOVE】仿古郵差包-藻綠色,挑選釨了【MOVE】仿古郵差包-藻綠色只要滑鼠點一點就能買回家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商品訊息簡述: 腳踏車裝備出租

【MOVE】仿古郵差包-藻綠色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單車裝備介紹







單車零件介紹

水蜜桃,塔吉特,蜜梨,寫真集,甜柿,千層蛋糕,雪梨,自行車,衛生棉,



二二八終於過了。新增受害者一名。

這名受害者叫“必勝客”。做小生意的,跟當年的賣私菸的林江邁差不多,討生活而已。因為政治上的無知、無感,觸碰了二二八這個不能說破的秘密,被圍剿。道歉。

“必勝客”如果叫白目,這幾天,不,這幾年,全台灣白目的太多了。高速公路大塞,塞假的嗎?餐廳、電影院爆滿,爆假的嗎?賞花人潮瘋狂,瘋假的嗎?“必勝客”針對連續假期做促銷,錯了嗎?這麼政治正確圍剿它?

里有殯,不巷歌。這是禮貌,這是人情。這是中國人的基本修養。但如果喪事辦了七十年還沒辦 完,哪個鄰居受得了?到底誰有毛病?到底是誰失了分寸?

二二八確實有不明之處。但不是發生在七十年前。七十年前的史料,從中央到地方,從官方到民間,已知存在的都公開了。剩下的,不是想像,就是聽說。二二八過了七十年,從中研院調查報告出爐至今也二十五年,投入研究的,成千上萬,但一直無法沈澱情緒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:把想像當真實,把傳聞當証據。

把想像當真實,把傳聞當証據,這種事,是一些常跑法院的名嘴、民代天天都在做的事。發生在眼前的事都敢鬼扯,七十年前的事兒還客氣什麼?談起來簡直都像當事人一樣。二二八沒有太多影 音檔案存留,但每年只要到這幾天,總有一些人能講的繪聲繪影,侯孝賢的“悲情城市”都拍不出來。這種悲情幾乎成了主流,顛倒黑白到極點,入腦、入戶、入心,甚至入了課本。讓絕大多數搞不清狀況的人,入戲太深。

二二八當下最不明的地方是誰該賠償?誰該道歉?台灣的公共領域是個非常虛偽,非常和稀泥的空間。正義的刀劍揮舞,政治正確橫行,誤傷者不計其數, 誤讚者更是不計其數。多數的公共議題往往用錢解決,認賠出場。於是,不該賠償的人,賠償了。不該道歉的人,道歉了。但這種只希望事情趕快過去的心態,如果真的能讓事情過去,生死各路,勉強算是種處理方式,但如果不是,那事 情就會更糟:受害者會更強勢,更振振有辭,更“得理不饒人”,往往讓是非變得更模糊。

錯誤的道歉會以假亂真,讓是非更模糊。錯誤的賠償更會讓“牛驥同一皂,雞棲鳳凰食”,把盜匪當英雄。二二八沒有過去,二二八是現在進行式。馬英九道歉了八年,結果今年爆發大流行。政府賠償了二十年,幾果哭的人更多。

這個發生在七十年前的事件,不計良匪,死傷沒這麼多。那是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,皇民化如火如荼的年代。皇民化運動是戶籍建制為基礎,尤其在都會區,隱匿人口不只不可能,根本犯罪。二二八發放補償至今,連死亡加失蹤,總數就是八百多。要鬼扯幾萬、幾十萬,那是一種不道德的勇氣。

這八百多,是一種極無是非的標準,只要死,就算受害。就算無辜。但其實,裡頭多的是流氓,盜匪。罪刑就算換成今天,主張廢死的大概也會覺得該死。這些該死的,跟不該死的,都混在一起了。這些死有餘辜的,和無辜的,都混在一起了。這種“混”,讓壞人變好人,讓好人變聖人,讓二二八變成歷史的亂葬崗。

這種歷史的亂葬崗總會引來“陰間響馬”亂入盜墓。想從裡頭撈點政治上的殘餘價值。今天,因為這種是非不分的賠償與道歉,讓二二八成了台獨運動的發電機,台獨電力公司。讓二二八成了“省籍、黨籍和國籍”三籍“三合一”動員的共同觸媒。省籍,族群被撕裂了,黨籍,藍綠被撕裂了,國籍,統獨被撕裂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重純

mileshea5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